电视网

— 奇闻异事 — 2018最恐怖的世界奇闻异事网站,看天下奇闻趣事怪事,绝对惊爆你的眼球!

手机访问:m.dianshi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野史 > 手机访问: m.dianshi.com

马鸿逵的父亲马福祥干了这件事,让袁世凯大加赞赏,称其智勇兼备

来源: www. dianshi.com 时间:2017-12-15编辑:最记录:手机版

 马鸿逵,西北军阀“四马”之一,曾经被人称为宁夏的“土皇帝”。晚年生活在美国的他,也为自己搞了本回忆录,赠送给亲朋好友看,其中声称自己戎马半生,曾在袁世凯所属大军及晋军孔庚一师于绥(绥远省,中华民国时的塞北四省之一,简称绥)境狼山(阴山山脉西段,位于今内蒙古巴彦淖尔市)均屡屡败北的情况下,“先父(马福祥)及鸿逵统宁夏部队,直攻下百灵庙(今包头市达尔罕茂明安联合旗政府所在地)及内外蒙交界地科布尔”,生擒独立分子王德尼玛(旺丹尼玛),粉碎其阴险图谋。后来,“鸿逵父子”曾就当时的地理、气候各项条件向段祺瑞的边防军三师建议,可惜未得到采纳,否则,“蒙古人民共和国”无从成立。(括号内为作者注)

马鸿逵的父亲马福祥干了这件事,让袁世凯大加赞赏,称其智勇兼备

袁世凯

那么,这个事儿是否属实呢?让我们先从旺丹尼玛说起。

旺丹尼玛(1872-1926)伊克昭盟札萨克旗人。1902年,清朝在内蒙古西部地区放垦蒙地,蒙古族人民的生计受到严重威胁。旺丹尼玛领导发动了“独贵龙”运动,多次击退护垦队和地主武装的进攻,成为著名的“独贵龙”运动领袖。1912年,旺丹尼玛联合杭锦旗的厂汉卜罗领导后套地区“独贵龙”武装,为后套一带烧杀抢掠,为非作歹。当时,旺丹尼玛的骑兵部队虽然只有2000多人,但他们很会作战,在草原上来无踪去无影。包头一带的人要是听说旺丹尼玛来了,吓得脸色都会变的。正所谓“包人闻旺将至,勇者变色,弱者骇犇,鸡犬不宁”。不仅如此,旺丹尼玛还在沙俄和外蒙古某些王公的挑唆下,叫嚣“独立”,拥兵叛乱。

对此,1913年,袁世凯曾派绥远驻军多次进剿,但都没有能够取得胜利。当时,马福祥为宁夏镇总兵,北京政府在给他这一任命时就有统领昭武军主持宁夏防务,防止旺丹尼玛“响应独立”的考虑。同年,马福祥诱捕旺丹尼玛,被深受旺丹尼玛之害的包头一带人誉为“飞将军”。

马福祥的策略是擒贼先擒王,一方面他让自己的结拜兄弟、阿拉善旗札萨克王爷塔旺嘉布出面劝说旺丹尼玛投降;另一方面,他挑选了解100多名武艺高强、枪法精湛的作战能手,准备生擒旺丹尼玛。在劝降未能奏效时,6月8日,马福祥带着这支已经训练了好几个多月的部队出发了。他们乘船沿黄河而下,由今内蒙古巴彦淖尔市的磴口出宁夏境,同时,马福祥命令马鸿宾、马鸿逵率军至后套,分驻保要塞,完成了防止旺丹尼玛进攻宁夏的军事布署。

马鸿逵的父亲马福祥干了这件事,让袁世凯大加赞赏,称其智勇兼备

马福祥

14日,马福祥的船只在后套一个叫“官渠”的地方遇到了土匪。土匪们在岸上发号施令,马福祥让绝大多数官兵潜伏于舱内。土匪们逼停船只,靠岸,几个蒙面的匪首跳上船来实施抢劫,不想被突然涌出的百余士兵连同岸上的一网打尽。不巧不成书,经过审问,马福祥得知这十多保土匪竟是旺丹尼玛的探马,立即下令为他们松绑,好吃好喝地招待他们。土匪们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马福祥说:“我是个愿意结交天下朋友的人,早说听说了旺丹尼玛的大名,旺丹尼玛是干大事的人,请你们回去转告他,我很想结识他!”土匪们更是摸不着头脑了:“难道你要放我们回去……”马福祥说:“没错!”土匪们说:“您是……”马福祥说:“宁夏总兵马福祥!”土匪们被吓得翻白眼儿,但当他们接到马福祥为他们准备的“盘缠”时,却一个个屁巅屁巅跑回到旺丹尼玛那里说马福祥为人是何等的热情,是多么的豪爽等等。

旺丹尼玛听到探马们的“汇报”后,派人暗地观察马福祥的船只,觉得马福祥不像是来剿匪的。其后,他开始琢磨自己如果能够得到马福祥支持不愁干不成事,随即决定汇德城(今巴彦淖尔临河)与马福祥会面,并捎来了书信。29日,马福祥的船只来到了汇德城,却不见旺丹尼玛的人影,而这里已是旺丹尼玛的驻地。为了打消旺丹尼玛的顾虑,马福祥将三条船连接起来依靠在岸边,挂出彩旗,做出了十分欢迎隆重的样子;另一方面又派人带上书信,为旺丹尼玛前去送礼,邀请他前来船上议事。一直在暗中观察的旺丹尼玛的疑心因此打消了不少,很快,他便派人送来14只羊慰劳马福祥及随行的士兵,双方再次敲定了会谈的时间。

马鸿逵的父亲马福祥干了这件事,让袁世凯大加赞赏,称其智勇兼备

旺丹尼玛

其后,马福祥与他的士兵们精心策划了擒拿旺丹尼玛的办法,但前来会谈的旺丹尼玛来到岸边却再次疑心,不肯上船。负责迎接的官员赶忙说,为了安全起见,旺丹尼玛可带随从上船,而接待事宜在船上早就准备好了。旺丹尼玛不好推辞,只好带了14名随从上了船,将其余的部队留在了岸边。

上了船后,客随主便,旺丹尼玛的随从被分成了三拨,被分别安排在了三条船上,每条船上有一桌备好的酒席,每桌8人。旺丹尼玛和他的4名随从当然被安排在了马福祥所在的船上。落座之后,马福祥与自己的两名副官与旺丹尼玛及其4名随从寒暄谦让,但其他两条船上已经是推杯换盏、大吃大喝。而旺丹尼玛更是没有察觉他已经上了马福祥的“贼船”,上来容易下去难,他的一切都已经在马福祥的布控之中。随后,马福祥拿出了他“孝敬”旺丹尼玛的礼物,那是一支德国产的全自动驳壳枪,并对旺丹尼玛说防人之心不可无,请旺丹尼玛以后作防身之用。

旺丹尼玛接过枪连声说:“好枪!好枪!”

马福祥说:“今天,您到了我这里了,不带枪是可以的,但在其他场合万万不能这样!”

旺丹尼玛说:“枪我是带了,不过没有马总兵这把好……”

马福祥赶忙说:“不知可否将您的枪也拿出来让小弟开开眼……”

旺丹尼玛没有多想,掏出手枪递给了马福祥。

马鸿逵的父亲马福祥干了这件事,让袁世凯大加赞赏,称其智勇兼备

马鸿逵

就在这时,船内的气氛骤变,马福祥的一名副官突然跳起来抱住了旺丹尼玛,旺丹尼玛急忙扣动扳机,但他哪里想到马福祥送给他的枪里根本没有子弹。等到旺丹尼玛的4名随从反应过来,马福祥埋伏在船内的士兵已经将枪顶在了旺丹尼玛的头上,他们从还未来及掏枪便被击毙。听到枪声,其他两条船上的人也开始行动,将旺丹尼玛其他随从统统拿下。岸上旺丹尼玛的部队知道已经出事,纷纷开枪射击,但当马福祥将旺丹尼玛等人捆绑起来放在船头做了挡箭牌,他们只能一路追骂了。

马福祥并没有急着逆流而上回到宁夏,而是顺流而下来到了晋军防驻之地,很轻易地甩开了旺丹尼玛骑兵的追击。随后,他智擒旺丹尼玛一事便在这一带流传开来,而旺丹尼玛的势力也因此土崩瓦解。其后,马福祥进京述职,当他将这件事向袁世凯作了汇报后,袁世凯对他大加赞赏,称他“智勇兼备”。在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,不管今天有多少人对袁世凯有多少指责,但袁世凯当时在维护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、保障国家利益方面是竭力而为的。针对当时外蒙古在俄国的鼓动下独立致使内蒙古局势不稳的现实,袁世凯保持了高度的警觉,他晋封大量蒙族上层人物为亲王,使内蒙王公数量比清朝时的数额增加了几倍,终使内蒙古王公们放弃了分裂图谋,诸多已逃往外蒙的蒙族人陆续返回。后来,经过袁世凯立场强硬的谈判,外蒙于1915年6月7日取消独立,俄国只得承认外蒙为中国领土。

马鸿逵的父亲马福祥干了这件事,让袁世凯大加赞赏,称其智勇兼备

段祺瑞

至于马鸿逵说的段祺瑞的边防军三师,即在一战后期,段祺瑞委托手下大将徐树铮编练了一支参战军,有三师四旅的编制,战后改为边防军。1919年,北洋政府任命徐树铮为西北筹边使,边防军陆续开拔外蒙。同年底,徐树铮进军库伦(乌兰巴托),他不辱使命,一举收复外蒙和唐努乌梁海。孙中山和段祺瑞原来是敌人,但是听说徐树铮收服外蒙,连忙发电祝贺,称赞徐树铮为当代班超、张骞,功在千秋。然而,1920年北洋内直奉矛盾陡然升级,徐树铮于6月被段祺瑞召回。接着,大总统徐世昌于1920年7月4日免去徐树铮之职,徐树铮对外蒙的经营也就戛然而止。一年后,外蒙古在苏俄的支持下独立建国。

今天,学者们对段祺瑞派心腹徐树铮收复外蒙的评价是一致的:辛亥革命后,外蒙古因沙俄扶植脱离中国,当时的中国根本无力与沙俄对抗,然而段祺瑞瞅准俄国爆发十月革命,无暇顾及外蒙,派徐树铮一举收复外蒙,举国人民欢欣鼓舞。外蒙的回归,不仅打击了民族分裂势力,更保证了中华民国的领土完整与主权统一。在这一点上,作为当时的政府首脑,段祺瑞值得称颂。(文/路生)

马鸿逵的父亲马福祥干了这件事,让袁世凯大加赞赏,称其智勇兼备

徐树铮


 

  • 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

    本月排行